赤脚踏进音乐殿堂
发表时间: 2017-12-08来源: 中国文明网

  所以,我从小便立志要考音乐学院,当我说出要报考音乐学院的想法时,全家亲戚都傻眼了,因为他们知道“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”,唱歌的算啥子?但我一心执着,要考上梦想中的音乐殿堂——上海音乐学院,我高中时看过一篇文章,上音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天堂一样——绿树成荫的校园里,从一个个窗口里飘出琴声、歌声,窗帘是天鹅绒的,楼下是有假山,假山上有亭子……那是最美好音乐殿堂的模样。

  1988年9月的一个雨天,我攥着上海音乐学院发往成都的唯一一张录取通知书,来到了梦中的学府。19岁的我第一次站在了梦想的大门前,由于害怕雨水泡坏妈妈亲手的新鞋,我就赤着脚踏进了音乐之门。

  刚进学院时,我傻乎乎的啥都不明白。记得第一次演唱会我高音唱不上去,低音低不下来。唱完之后,专业课老师都不选我,说不知道这个孩子该是男中音还是男高音,于是我急得直哭,只有罗魏老师安慰我。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的话——“你干嘛哭呢?你的声音挺好的,是会唱歌的。”他给我打气,“你肯定能唱得出来,将来一定会好的。”就这样,罗魏老师成了我在上海音乐学院的第一位老师,他家的客厅成了我在这个陌生城市,能找到归属感的地方。

  在罗老师的精心培育下,我的音域很快从一个八度拓宽到了两个八度,换声也能顺利换过去,低音也低了下去。短短一个学期过去了,我的名字从成绩单的最后一行换到了第一行,并一直保持到研究生毕业。而我也把罗魏老师当成父亲、当成兄长,他让我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做,我希望学好专业,不让他失望。

责任编辑: 李雪芹
相关稿件
理论中国
文明影音
文明创建
先进典型
志愿服务
网络公益
文脉中华
书读中国